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 犁天-第0626章 獅子開大口展示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到底霄山先生是不是真死了,眼下这一出是不是万副总管跟霄山先生一起谋划的?
那年轻总裁固然是一脑子雾水,完全猜测不透,那谢辅政同样云里雾里,难以揣度。
一顿饭吃得心事重重。
那年轻总裁最终还是没有扛住,赌气似的跟着大吃大喝起来。
大概也是想通了,不管这万副总管玩什么花招,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看这架势,大概短时间内是别想脱困了,真要一直这么熬下去,可不能委屈了肚子。
填饱肚子才有精力一直熬下去。
酒足饭饱后,下面的人进来将桌子整理干净,秘书小姚又拿出高档茶叶,还有各种饭后水果零食。
看上去,这又是一个小型茶话会的架势。
谢辅政吃过饭后,觉得眼下的局势太过微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踏实,便想抽身离开这个漩涡。
不过他一提出暂时告辞,就被江跃给留下了。
“老谢,你急着离开干嘛?我特意把你留下来,就是要让总裁阁下看到咱们的诚意啊。你要是离开,人家大概又要疑神疑鬼,难免怀疑你要去部署人马来对付他们。我看,你还是留着吧。双方要继续合作下去,很多细节也需要你来掌控一下。”
谢辅政一愣,合作?
双方看似都已经翻脸了,难道真要继续合作下去?
不过既然领导开口,谢辅政自然没有理由离开,当下只好奉命留下。
江跃端起茶杯,嗦嗦嗦喝了几口,动静着实不小。
在场那几位自然是一阵阵无语,完全不知道这老狐狸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许久,谢辅政才斗胆问道:“总管,下一步咱们的合作,该怎么谈?从哪里开始谈?”
江跃慢条斯理道:“你此前不是觉得,咱们官方跟他们合作关系当中,主导权太弱,让步太多了嘛。现在,咱们就把这个主动权争取过来。在这个基础上,老谢你看看怎么谈?细节上怎么把控?”
谢辅政有些尴尬,他之前是这么说过,而且他早先说得那些话,都被对方这个年轻总裁听得一清二楚。
为此对方还对他一肚子意见。
现在万副总管旧事重提,谢辅政自然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不过眼下主动权明显在万副总管的掌控下,这个时候总管让他来谈,那是对他谢某人的极大重视。
他觉得,自己必须抓住机会,好好表现一番才行。
当下清了清嗓子:“总裁阁下,总管的意思,想必你们二位也都明白了吧?”
那年轻总裁冷哼一声,却不置可否。
这种双方地位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怎么谈?能谈出什么名堂?怎么谈都注定是他们要吃亏的。
所以,他根本不愿意松口,也不想有任何表态。
这时候他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给组织带来危害。这些危害最终一笔笔都会算在他头上。
所以,他并不打算轻易开口。
谢辅政见对方压根没有开口的意思,不禁有些为难起来。
瞥了江跃一眼,多少有些求助的意思。
对方都不愿意开口,没有谈的诚意,这该怎么谈下去?
江跃倒是不以为意,微笑道:“老谢,总裁阁下现在肚子里有点气。不妨事,谈合作嘛,咱们这边先谈谈。你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想法,大胆说出来。不要拘束,大胆迈开步子谈。”
谢辅政从这话里头,听到了浓浓的怂恿之意。
这是暗示他谢某人漫天要价啊,就算达不成,再来坐地还钱好了。
“那我就斗胆说两句。”谢辅政心一横,正色道,“我还是坚定地认为,贵组织在星城的活动,必须还是在官方的主导下进行。你们的一切活动,我们一直在给你们打掩护,提供便利,开了那么多绿灯,说白了,没有这些扶持,你们根本不可能发展这么快。所以,我认为,官方主导这个前提,绝对不能动摇。这个大前提要是不遵守,合作基础也就谈不上了。”
说到这里,谢辅政停顿住了,瞥了江跃一眼。
江跃很自然地点点头,露出赏识之色,似乎对谢辅政这番话颇为满意。
得到这种积极的回馈后,谢辅政顿时来劲了。
“接受官方主导,不能停留在一句空话上,必须落实。怎么落实呢?其一,我觉得应该派出官方人员,进入贵组织进行指导监督;其二,也可以考虑授予贵组织一些重要人物官方身份,从而和官方联系更加紧密;其三,正好袋鼠大佬也在,我建议官方和贵组织在一些关键技术和信息上,形成完全互通共享,这样一来,才能更好地完成融合嘛!其四……”
不等他说出第四条,那袋鼠大佬忽然冷冷打断:“谢辅政,才刚吃完晚饭,你就做起美梦了?组织其他信息我管不着,我实验室的技术和信息,除非我同意,否则谁都别想共享。空手套白狼,你们官方脸真大啊?”
谢辅政闻言,面色微微有些难看。
这袋鼠大佬还真是有点不识趣啊,公然反驳抗拒,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呢?
“袋鼠大佬,你们实验室是独立机构吗?不归贵组织管辖?总裁阁下做不了你的主?”谢辅政淡淡笑问。
明知道这是挑拨离间,那年轻总裁还是多少有些不快。
他的不快主要是针对谢辅政,但袋鼠大佬那番表态,无疑也对他的权威有些打击。
不过这时候,他当然不能斥责袋鼠。
当下淡淡道:“谢辅政,你这说了一大堆,听着不像是合作,倒更像是收编,摘桃子啊?到头来,我们辛辛苦苦发展起来,你一划拉,全都到你们官方的口袋里去了?”
谢辅政淡淡道:“总裁阁下也不要目光这么短浅嘛!没有官方的大力扶持,你们要做大谈何容易?再说,这怎么能算收编?官方又不要你们一分钱,不要你们半点产业。”
“哼,你们先派人渗透,慢慢肢解我们内部架构,然后煽风点火搞内讧,最终掌控权抓到你们手中,就算到时候还有些傀儡位置,又有多少话语权?还有信息和技术共享,这跟直接抢有什么区别?这些都共享了,以官方的力量,分分钟可以取而代之。你们这叫慢刀子杀人,最终只怕比收编更残忍。收编至少还有个名号。真被你们慢慢蚕食了,到时候兔死狗烹完全是可以预见的。这种条件,根本没法谈,谈不下去。”
年轻总裁大概也是想通了,根本不理会谢辅政,直勾勾盯着江跃。
重生之名流商女 小说
“万副总管,你真是好算计。要是这就是你们如意算盘,我只能说,就算你一直把我软禁在这里,我也不会点头的。咱们就这么耗着,我宁愿最终两败俱伤,也绝不会同意这么谈的。”
态度非常坚决,显然是对谢辅政提出的这些条款完全无法接受。
“为什么两败俱伤,都不能妥协呢?你这是何苦?”
“哼!你万副总管是聪明人,何必装糊涂?我要是答应了,对上对下都交待不了,就算从你这里脱困,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跟你穷耗下去,真要两败俱伤,我至少还能落个好名声。”
一直冷眼的袋鼠大佬,居然跟着点头附和:“这才是总裁应有的魄力。”
两人交流了一下眼神,很容易就形成了同仇敌忾的谅解。
终究是同一方的立场,这年轻总裁和袋鼠大佬之间,迅速就形成了心理同盟,显然是要跟官方这边死扛到底。
谢辅政其实也知道,自己提的这些条款,对方必然是接受不了的。
与其说他是说给对方听的,还不如说是给万副总管听的。
只要领导听满意了,他谢某人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江跃倒是和颜悦色,见到对方顽抗到底的态度,居然也不是特别生气的样子。
轻轻敲打着桌面,微笑问道:“既然是谈判,我们谈我们的,你们也可以讨价还击嘛!你有什么条件,也同样可以谈谈。”
你的眼睛是迷宮
那年轻总裁冷哼道:“我的条件,先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主导权肯定不可能归官方,我也不觉得官方有这么大的胃口。你们千万别以为,软禁我一个六星级总裁,你们就吃定了这个组织。我告诉你们,大错特错。”
“我就算现在挂了,过不了几天,就会有新的总裁上任。”
“你或许可以被替代,不过袋鼠大佬,好像不是那么容易替代吧?”
袋鼠淡漠道:“我的所有技术数据和实验成果,都有备份。我牺牲了,自然有下一个人替代。”
“袋鼠大佬就别蒙我们了,技术关键还是在于人,数据这些都是死的。没有袋鼠大佬,你那些助手,可未必玩得转。”江跃摇摇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袋鼠大佬皱眉:“万副总管似乎对我部门了解很多?”
“呵呵,那自然是做了一些功课的。”
年轻总裁愤愤道:“我看都是霄山和沧海那两个叛徒泄露的吧?”
“你要这么想,也不是不可以。”江跃居然一点都不否认。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 林朵拉
年轻总裁讥笑道:“就算这样,那又怎样?别人不知道,你万副总管不可能不知道这背后的利害关系。你万副总管的胃口,吞不下我们组织。以蛇吞象,必然要撑坏肚子。”
“总裁阁下口气很大啊,在大章国,还有官方吞不下的东西?阁下是不是太膨胀了?”谢辅政不悦道。
年轻总裁不屑一笑:“你谢辅政才到哪?你能看到多少?说不好听点,你也就刚爬到井口而已,比那井底之蛙眼界也大不了太多。”
谢辅政勃然变色,忍不住反唇相讥:“你的眼界多大我不知道,可眼下你说大话,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吧?”
年轻总裁轻哼一声,脑袋一撇,竟对他全不理睬,似乎是觉得跟他谢辅政说话,都是一种侮辱,不屑之情满满。
这让谢辅政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恼。
“总管,您也看到了,这些人真的太放肆,忘乎所以了。先前我还担心他们尾大不掉。现在看来,我不应该仅仅是担心,而是确然已经尾大不掉。既然如此,我建议,该切除切除,该打压就要打压。”
江跃轻轻摩挲着下巴,表情淡定,心里却暗笑不已。
继续啊,太精彩了。
狗咬狗,这就是江跃一直期待的画面,甚至是他一手促成的画面。
“老谢啊,看来你是对的。此前,我的确是太纵容他们了。”
那年轻总裁闻言,更是冷笑起来:“姓万的,你就别装腔作势了。你收好处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我们给你送钱送美女的时候,你的吃相比谁都难看。现在谈纵容?谁纵容谁呢?你以为,跟我们翻脸,你就有好日子过?太天真了。我可以保证,你这么任性下去,好日子剩不了几天了。”
继承三千年
这话一说出来,江跃还没发火呢,谢辅政却一拍桌子怒了。
“到这时候还胡言乱语,血口喷人!我看你们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棺材?你说的棺材,到时候装的是你们,还是我,现在可不好说呢。”年轻总裁冷笑不已,“你姓谢的现在跳得欢,装什么忠心耿耿大义凛然呢。姓万的捞了那么一堆好处,你恐怕汤都没喝到几口吧?我真不明白你跳什么?可别给人当了炮灰,而觉得特别光荣似的。”
谢辅政简直是气抖冷了:“总管,我建议,有必要的话,立刻对他们组织采取措施,叫停他们的所有活动,对一些敏感项目进行深入大检查,确保他们没有进行什么危害性极大的活动,保障星城的安全。”
江跃淡淡道:“老谢,如果给你权限,人手任你调动,你有多少把握?”
谢辅政倒是一怔。
别看他叫得凶,可这事他还真不敢拍胸脯,至少得把几个主要部门的负责人叫来,大家一起商讨一个方案,进行一些推演,才能知道有多少把握。
不过,势头上绝不能示弱,该表态还得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