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第九九五章 惡狼在側展示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帐内众人都是脸色难看,便是乌晴塔格神情也是不悦,冷声道:“你不知罗支山在我真羽部心中的地位。罗支山埋葬了无数真羽勇士的遗骨,谁也无法从我们手中拿走他。”
秦逍却没有因为众人的愤怒而显得慌张,依然镇定问道:“塔格,还有诸位吐屯,你们是否决定,哪怕这一次付出比三十多年前还要沉重的代价,还要死伤更多人,你们依然要夺回罗支山?”
“不错!”古单吐屯沉声道:“塔格,恕我直言,这人的话影响军心士气,我觉得还是不要跟随我们一起出战,让他回去汗帐。”
災難代號零
其他人也都是纷纷点头,觉得队伍里有这样一个打击士气的人存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萌愛戰隊
塔格其实也没有想到秦逍竟然会说出有伤士气的话,秀眉蹙起,见得在场众人都反对秦逍随队出战,她虽然是塔格,受人爱戴,但兵马大事,即使是大汗也不能乾纲独断,需要和贵族们共同商量,微一犹豫,正要说话,秦逍却率先道:“塔格,能不能听我说完,如果我说的没有道理,大家再驱赶我离开,我绝无二话。”
“你说!”
秦逍这才道:“古单吐屯,你参加过三十多年前的罗支山之战,当时草原上的局势你自然是清楚,敢问一句,当时大漠草原,实力最强的是哪个部落?”
古单吐屯有些诧异,却还是认真想了想,终于道:“当时强大的部落并不少,我们真羽部便是强大的部落之一。”
“据我所知,大漠草原现在最强的部落是杜尔扈部。”秦逍缓缓道:“如今漠西草原虽然部落众多,但却一盘散沙,没有真正强大的部落,漠北虽然广袤,但黄沙漫漫,草场稀少,甚至大片土地都不适宜人的生存,部落不多,也谈不上强盛。而漠南草原的霸主杜尔扈部是在最近十几年开始崛起,扩张的速度极快,吞并诸多部族,三十多年前,大唐经常提及草原十八部,也就是说,在大唐的眼中,草原上只有十八个部落还可以提一提,其他的部族在大唐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在场众人都是皱起眉头,不过倒也没有人打断秦逍的话头。
北方的海 小说
秦逍在西陵的时候,其实对草原诸部的情况所知不多,比起大漠草原诸部,他反倒是对兀陀人了解得稍微多一些,不过领兵出关到了东北之后,注定要与北方草原上的锡勒诸部有接触,所以向顾白衣和宇文承朝请教极多,几乎是对草原的历史进行了一次详细的学习,心中对草原诸部的兴衰有了一个清晰地认知。
“草原十八部之中,就有锡勒三部在其中。”秦逍道:“所以三十多年前的草原,锡勒三部也都是强大的部落,其他部落还真不敢轻易招惹。”
方才那名性情火爆欲图拔刀的吐屯听得此言,神色和缓不少,道:“杜尔扈部崛起之前,漠南诸部没有谁敢在真羽部面前撒野。”
大家似乎也回忆起真羽部曾经的繁盛,不自禁都显出傲然之色。
秦逍笑道:“不错,那时候包括杜尔扈在内的漠南诸部,只求自保,哪里还敢将目光投向漠东,要我来说,那时候的锡勒三部如果是统一的部族,出兵向西,可以横扫整个漠南。”
众人一怔,随即神色各异。
“你到底想说什么?”古单吐屯问道。
“古单吐屯,三十年多年前的罗支山之战,真羽和贺骨两败俱伤,伤亡惨重,总不可能对漠东草原的实力毫无影响吧?”秦逍盯着古单吐屯问道。
古单吐屯闻言,神情黯然道:“不错,那一战我真羽部死伤超过六千人,花了多年的时间才恢复过来。”
“当年真羽和贺骨一场血战,两败俱伤之后,还有这二三十年的时间恢复元气。”秦逍看着古单吐屯道:“这些时间,不是凭空多出来的,而是当年草原的局势所致。漠南的杜尔扈没有崛起,即使两部受创,他们也不敢将手伸过来,驻守东北的辽东军也没有趁机侵袭草原,对他们来说,东北四郡足以让他们衣食无忧。此外近二十年前,大唐圣人登基,大漠诸部集结了十万铁骑南下,双方血战,各有损伤,所以那些年没有人打漠东草原的主意,真羽和贺骨也拥有了足够的时间舔舐伤口恢复元气。”
这番话一说完,众人都是默然,心知秦逍这番话说的千真万确。
秦逍扫视众人一眼,才继续道:“杜尔扈部今非昔比,短短十几年,他们已经成为漠南甚至整个大漠草原最强大的部族,而铁瀚野心勃勃,在座的诸位比我更清楚,他的野心远不止漠南一隅。目前漠南草原几乎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下,接下来据说他们已经准备集结兵马背上攻打室浑,只要打下室浑,整个漠南草原就将完全落入他的手中。”
“他们要打室浑?”有人问道。
秦逍道:“无法确定,但已经有这迹象。诸位,控制漠南之后,铁瀚下一步的目标会是哪里?漠西草原虽然一盘散沙,但据我所知,有些部落就是担心铁瀚西进,已经依附向兀陀汗国,铁瀚是否会冒着与兀陀人开战的危险往下打?如果不往西边去,自然更不会往荒寂遥远的北方去,下一步攻略方向,只能是往南去打大唐,又或者是将马刀指向漠东。”
塔格摇头道:“南边有唐国的北方四镇,拥有十万大军,固守要塞,如果没有好机会,铁瀚也不会向南打。他的汗国虽然迅速扩张,但大部分部落只是畏惧他的马刀,无可奈何才向他低头弯腰,如果一直打胜仗,铁瀚的汗位自然是稳固如山,可是一旦出现大败,被他征服的许多部族就会离他而去,他的汗国很快就会分崩离析。”
“塔格说的和我想的一样。”秦逍点头道:“大唐的实力也许比不了最强盛的时候,但应付铁瀚还是绰绰有余,铁瀚如果轻易和大唐开战,失败的一定是他,所以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环视众人,淡淡笑道:“所以征服漠南之后,他下一步的目标只能是漠东。贺骨的刀,真羽的战马,这些都是铁瀚觊觎已久的宝贝,一旦被他征服了漠东草原,将你们踩在脚下,贺骨刀和真羽马也就成了他装备军队的利器,再加上收复了漠东草原百万之众,那个时候,他才有实力与大唐一决高下。”
古单吐屯终于点头道:“塔格,向恭说的没有错,杜尔扈人觊觎我们的战马和贺骨人的马刀,那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他野心勃勃,如果真的想南下攻打大唐,势必先要征服漠东。”
“那么我刚才说的问题就来了。”秦逍正色道:“三十多年前,罗支山之战让你们整个锡勒部族损失惨重,但局势所致,没有人能够趁火打劫。三十年过去了,在你们的西边盘踞着一头庞然大物,而且獠牙已经露出来,虎视眈眈盯着漠东。如果这次还上演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为争夺罗支山,真羽部和贺骨部两败俱伤血流成河,那么接下来会怎样?”
在场众人都是微微变色。
突牙吐屯第一个道:“禁马令施行后,我部这些年的实力已经受损,如果和贺骨人血战一场,再有当年那样的损失,后果必将不堪设想,铁瀚也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校花的極品高手 小說
“这一点我相信挛鞮可敦已经看的很清楚。”秦逍缓缓道:“她心中明白,这一次如果两部血战,最终便宜的就只能是铁瀚,甚至因为此战直接导致两部迎来灭顶之灾。大唐有句俗话,叫做额蚌相争渔翁得利,锡勒两部的敌对和仇杀,将成为铁瀚入主漠东的重要原因。如果贺骨人不惜一切代价攻打罗支山,挛鞮可敦确实是在豪赌,她就是赌真羽部不会为了一个罗支山,倾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从而让漠东成为铁瀚的盘中之餐。”
突牙吐屯厉声道:“铁瀚如果东进,他们贺骨也没有好下场。”
“不错。”秦逍叹道:“所以这位可敦此举可谓疯狂。”
乌晴可敦沉默片刻,才道:“向恭,按你的意思来说,如果罗支山真的被贺骨人拿下,我们就要将罗支山让给他们?”
“如果不想出其他的办法,对方也已经拿下罗支山,那么塔格就只有两个选择。”秦逍道:“全军撤退,保存实力,这是一个选择,而另一个选择,就是重演三十多年前的一幕,两部为罗支山拼死血战,无论最终是否夺回罗支山,两部都将元气大伤,数年之内都难以恢复元气。”
突牙吐屯冷笑道:“我们绝不会后退。”
其他人也都是握起拳头,神情冷厉。
PUNKRELIFE
秦逍只是微微一笑,却并不再多言,塔格却是神色凝重,帐内一时间寂然无声。
忽听得帐外传来马蹄声,很快就听到外面传来声音:“报,塔格,乌洛兰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