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923 榮財大閲讀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对于荣远山的特殊身体状况,众人没有什么有效的缓解方式,也只能任由他自己慢慢调整。
在这种情况下,荣陶陶这些人远离荣远山,才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至此,达莉亚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一层演武室,返回了各自的房间。
在自己卧房里闲下来的荣陶陶,一边修行着云巅魂法,心中也是琢磨起了兄长大婚的贺礼。
暂且不提这么多年来,兄长荣阳阳对他的支持与爱。
单说爸爸妈妈不在的岁月里,嫂嫂杨春熙在荣陶陶生命中担任的角色,荣陶陶就认为,送一条龙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恐怕也是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其他任何东西人家都不缺,也都能搞到。
那就这么定了!
想到这里,荣陶陶掏出了手机,指尖闪烁着丝丝电流,弹了两下充电口。
看着右上角的电量变绿,荣陶陶在通讯录里翻了翻,拨通了一个电话。
幸运的是,对方竟然接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诧异的声音:“荣陶陶?”
荣陶陶笑道:“龙团长好,别来无恙呀?”
付天策的声音有些狐疑:“你确定没打错?”
荣陶陶:“就不能跟你叙叙旧嘛。”
“呵。”付天策一声轻笑,“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想干啥?”
荣陶陶小声嘀咕着:“怎么跟领导说话呢?”
付天策:“……”
欺负人!
奶腿的,是不是欺负人!?
小鬼头我是管不了你了,不是我当年让你守夜站军姿的时候了!
“我哥不是下个月结婚嘛。”荣陶陶急忙小声说道。
付天策没好气的说道:“放心,我给他假期!”
荣陶陶:“……”
你敢不给假期!
怎么着?你还想阻拦这件婚事?我妈一巴掌扇死你哦~
付天策一直是个妙人,风格一如既往,声音中带着一丝调侃:“说话呀领导?你啥意思,这假咱不给了?我都行,听你安排!”
荣陶陶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我怕被我妈踹死。”
付天策:“……”
你要是搬出来魂将大人,那我可就不敢BB了。
荣陶陶煞有介事的说道:“付团,我准备送你一场大造化!”
付天策有些疑惑:“你哥荣阳结婚,为什么要送我造化?”
荣陶陶:“兄弟团队嘛,你们增强实力,咱们雪燃军都沾光!”
付天策:???
无事献殷勤,必有所图!十二团里有什么荣陶陶求之不得的?
荣阳阳和杨春熙?
付天策心中一紧,急忙开口道:“我不要你东西,你也别想从我这抽走半个兵!
不行昂!绝对不行!
当年老子放走你和凌薇,我可是一直后悔到现在!戌狗未羊不可能给你们青山军!”
荣陶陶咧了咧嘴:“我不要人,我哥在你那干的挺好的。
再说了,我哥这么多年鞠躬尽瘁、任劳任怨,等你退了之后,他说不定还能当十二的头头呢~”
付天策直接被气笑了:“少在这打哑谜,快说。”
荣陶陶:“是这样的……”
这次通话虽然只持续了短短几分钟,但却让付天策的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荣陶陶倒是没提龙的事儿,但是给戌狗·杨春熙申请霜美人魂珠?
荣陶陶这是要干什么?
联想到这孩子口中的“造化”,增强实力什么的,荣陶陶让杨春熙控的东西不可能是普通生物!
由于十二团的工作性质特殊,申请驭心控魂倒是有充分的理由。
如果最后申请不下来,那就让荣陶陶亲自去求总指挥。但那些都是后话了,无论如何,付天策都把这活儿接下来了。
并且他也接受了荣陶陶的请求,暂时不向戌狗未羊透露任何讯息。
輝煌從菜園子開始
放下电话的荣陶陶,也陷入了沉思之中,送什么龙比较合适呢?
晶龙、星龙、雷龙、熔龙、雾龙。
这是荣陶陶目前见过的所有种类的龙族生物。
拿来当贺礼的话,首先要排除晶龙。
这种群居生物的特性摆在这里,莫说是杨春熙,即便是荣陶陶都控制不了它们。
再者说,晶龙群是雪燃军的,荣陶陶倒是可以申请使用,但怎么可能纳为己有?
同理,星龙也不行,荣陶陶只有使用权。终归晶龙和星龙都是华夏各军的,是国家所有的。
而熔龙和雷龙的存世形态就离谱!
一个熔岩之躯、岩浆滚烫,一个雷电之躯、电闪雷鸣。
就算是荣陶陶送的出手,哥哥嫂嫂又怎么伸手去接啊?
思来想去,也只有雾龙比较适合当贺礼了,云巅龙族的存世形态并不危险。
更可贵的是,它可以潜藏在地底,时刻追随着主人的脚步,为主人保驾护航。
就很完美!
荣陶陶心中暗暗点头,已然打定了主意。
话说回来,萤森、荒漠、海洋和虚空这些区域内,是否也会有龙族生物的存在呢?
大概率会有吧?
但是荣陶陶的业务范畴覆盖不到荒漠、萤森和虚空,他也没有理由踏上那三方土地。
单单是云巅、星野、雪境魂法,就已经让荣陶陶忙得焦头烂额了。
就这样,荣陶陶心中惦记着雾龙,缓缓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吃早餐的时候,荣陶陶又看见了父亲。
相比于昨夜,荣远山的状态调整了一些,虽然第一时间察觉到荣陶陶进入宴客厅,但却并没有被吓到仓皇逃窜。
哎…我可怜的爸爸。
风风光光了一辈子,结果却是被一朵黄云玷污了,变得怂怂的了……
“早上好呀爸爸!”荣陶陶笑容满面,元气满满!
荣远山一脸警惕的看着荣陶陶,一方面是黄云暗暗作祟,另一方面嘛……
按照往日的经验,荣陶陶这声“爸爸”叫得越甜,就越是要搞幺蛾子!
荣陶陶坐在了长方餐桌前,顺手拿走了女帝手里的一片面包。
可怜的小卡佳,刚在面包上涂满了黄油,正要大快朵颐,却是被荣陶陶截了胡。
换做平时也就算了,但此刻,叶卡捷琳娜对食物的渴望是近乎癫狂的。
以至于荣陶陶刚把面包片叼在嘴里,女帝竟硬生生将面包片拽出来半截。
荣陶陶:“……”
“卡佳!”达莉亚轻声呵斥了一句。
叶卡捷琳娜这才从疯魔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脸蛋“唰”的一下变得通红。
她低头小口小口的吃着面包,趁机恶狠狠的瞪了荣陶陶一眼。
女帝大人的温顺乖巧显然都是装的,那一记白眼才是真实情绪,恨不得让荣陶陶把吃了她的都吐出来。
荣陶陶却是乐了,示意了一下面包篮:“再给我涂一个。”
“淘淘。”荣远山同样呵斥了一句,只是没什么气势。
短短两个字自荣远山口中说出来,竟然还有点颤抖?
“啊,爸。”荣陶陶抬眼望去,“你不怕我啦?”
荣远山:“……”
“不错,情绪调整得很好。”荣陶陶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看向爸爸的眼神中,满满的都鼓励。
《望父成龙》
荣远山面色一黑。
这一刻他只想关闭五彩祥云,然后抽出腰间的皮带……
说话间,女帝涂好了一片面包,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将食物递给了荣陶陶。
关于欺负人,荣陶陶一直是可以的。
毕竟他师承斯华年,欺男霸女什么的都很有一套……
荣陶陶叼住了递到嘴边的面包,含含糊糊的说着:“爸爸,我们去云巅旋涡修行一番?”
“你想进旋涡?”荣远山强压着惊慌,在心中暗暗思索。
虽然大家拥有云巅至宝,修行速度极快。但是相比之下,一定是旋涡内部的魂力更加浓郁。
说来也有趣,五彩祥云一共五朵,餐桌上虽寥寥四人,但刚好将云朵集齐了!
达莉亚一朵绿云,叶卡捷琳娜一朵红云。
荣远山一朵黄云,荣陶陶拥有黑白双云。
荣陶陶倒是很想看一看,五彩祥云集齐之后会有怎样的效果,奈何红绿双云在曼烈母女手里。
情感都是相互的,不可能任一方一味的索取。
在达莉亚面前,荣陶陶当然可以放肆一些,但他毕竟是个貔貅,只进不出。
曼烈家族如此尽心尽力,又对荣陶陶千好万好,现在可算是有了收获。
达莉亚还指望着云朵屹立于世界家族之巅呢,有些线是荣陶陶不好去触碰的。
一旁,达莉亚美眸明亮,看向了荣陶陶:“淘淘有兴趣再探旋涡?”
“嗯嗯。”荣陶陶看向了父亲,“爸爸那朵云功能性极强,感知范围很大,如此一来,我们的目的性就更强了。”
一时间,就连大口干饭的叶卡捷琳娜,都忍不住抬眼看向了荣远山。
在荣远山的带领下,他们可以寻到很多很多强大的魂兽!在某些层面上,荣远山的感知比高凌薇的闷雷都要强!
为什么这样说?
在云巅生物破碎成雾、或是融入环境的情况下,闷雷都扫描不出来生物与环境的区别。
但荣远山不同,黄云感知的是目标的能量气息!
对于魂兽而言,能量自然是与魂力总量挂钩的。
你破碎也好、融入环境也罢,不管是上天还是入地,只要你存在,荣远山就能感知到你的气息强弱!
想要躲避荣远山的探查?
倒是有两种方法:一是躲得远远的,别出现在黄云的感知范围内。
二是散尽一身的魂力,让自己变成一个不起眼的存在。
第二种方案并不适用所有人,就比如说拥有至宝的人。
哪怕你散尽了一身魂力也没效果,因为至宝本身就是一种能量源。
只要至宝存在,就足以让黄云疯狂的提醒荣远山,在他的大脑里连连点下“黄色大叹号”!
如果荣远山置之不理,或是傻站着不逃跑的话,那么黄色大叹号很可能会变成“黄色大问号”……
“怎么样,爸爸?”荣陶陶稍显兴奋的说着,“哪里气息强,咱们就去哪里。
哪里让你觉得危险,太阳穴噔噔直跳,咱们就往哪里扎!”
荣远山:“……”
好小子,这是把老子当成警报器了?
我现在太阳穴就噔噔直跳,这一桌子人,哪有一个善茬?
尤其是你荣陶陶,我能安稳坐在这陪你吃饭就不错了,要不是顾及颜面,我早就溜了……
不行,这黄云得收一收。
荣远山心中暗暗想着,也挥散了黄云的功效。
他之所以持续开启黄云,就是为了尽快适应这枚至宝,为以后战场上不怯场而做准备。
但问题是,荣陶陶气息实在是太盛了!
盛到让荣远山胆战心惊的地步,这一连串的黄色大问号在脑海里疯点,换谁心态都得炸……
“行。”荣远山艰难的点了点头。
荣陶陶询问道:“爸,你的眼部魂珠是月溅星河吧?能换么?”
荣远山只开了一个眼睛魂槽,且月溅星河是相当强势稀有的精神类魂技,对于他这种早已形成个人战斗体系的魂武者,改换任何魂技都需要再三考虑。
父亲不说话,荣陶陶继续道:“我这个眼部魂技·驭心控魂有星星龙拴着呢,没办法,我想你换一换云巅魂技·摄魂迷光。”
挥散了黄云之后,荣远山状态好了不少,询问道:“你想干什么?”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尝试着抓一条云巅龙族?刚好下个月带回去,当贺礼。”
荣远山面色一怔,看着自家儿子那轻轻松松的模样,好像探讨的不是抓星球霸主·云巅龙族,而是抓一只呆萌的云云犬?
达莉亚疑惑道:“贺礼?”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他也没再隐瞒,“我哥下个月成婚,我想给他送个礼物,要送咱就送个特殊点的。”
闻言,女帝忍不住暗暗咋舌。
好家伙~送龙宠!
可真有你的荣陶陶。
知道的说这是新婚贺礼,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国家在储备战略资源呢……
“哦?”达莉亚看向了荣远山,“是您的大儿子荣阳先生结婚?”
“是的。”荣远山点了点头。
“恭喜恭喜!”达莉亚连连道喜,随即面色为难,“家中没有摄魂妖魂珠了,最后一枚传说级的魂珠,昨夜给卡佳镶嵌了…这样!”
达莉亚当机立断:“我们进旋涡之后,努力寻觅一下摄魂妖的身影,找到更好。
如果不走运的话,卡佳也可以控制云巅龙族。届时让卡佳和你们一同回去,代表曼烈前去祝贺。”
荣远山:“不用那么……”
达莉亚罕见的打断了荣远山的话语:“这可是大喜事,让卡佳替曼烈去沾沾喜气。”
“妥了。”荣陶陶拿起了一根烤肠,恶狠狠的咬了一口。
气氛已经烘托到这了,
云巅龙族,你们不出来也不行了!
让我看看,是哪条幸运的小龙龙即将脱离云巅苦海,陪伴我的小侄子长大呢?